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中学生学习网-提供初中生学习方法,解题技巧,中考试题下载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中考指南 >

那一年,我17岁

时间:2015-08-01 22:4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“艾佳,有人找!”前排同学喊我,带着一丝惊讶。 门口,果然是他,一件红白相间的运动衣,越发衬托出他的明眸皓齿,俨然就是handsome的生动注解。 “你回不回家?”他问。 我匆匆收
  “艾佳,有人找!”前排同学喊我,带着一丝惊讶。
  门口,果然是他,一件红白相间的运动衣,越发衬托出他的明眸皓齿,俨然就是handsome的生动注解。
  “你回不回家?”他问。
  我匆匆收拾好书包冲出去,把所有好奇的目光撇在身后,特别是薛维的一瞥。一路走着,和他的谈话不特别投机,也不算乏味。我家和他家隔着一条路,遥遥相对。在路口,他说:“明天还去找你?”他不用任何语气词,听起来又像问话又像叙述。我说:“当然。再见,假惺惺。”假惺惺,是我给他起的绰号。
  第二天中午,我和薛维照例散步聊天打排球。假惺惺出现得很是时候,一身笔挺的西装,手里却拍着一个篮球,不伦不类的。
  “嘿,艾佳!”他跟我打招呼,总是一种随便的口吻。
  我故意亲热地抢过他的篮球拍了几下,和他开玩笑:“穿西装打篮球,真潇洒!”他粲然一笑,接过篮球:“放学见!”薛维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。我装作什么都没看见。
  外语卷子发下来了,我和薛维又是平分秋色,都是班里的最高分。下课后,江东走过来找前桌的薛维问问题,不知说了什么,逗得薛维笑个不停。江东是个风趣的男孩。文科班是典型的阴盛阳衰,男生人数不到女生的一半,有气质的就更少了。江东却是文科男生中少有的人物,高个儿,相貌不错,学习也好,做体委兼宣传委员。物以稀为贵,何况江东又的确出色,所以能赢得几乎全体女生的好感也不足怪。
  晚自习,江东坐到薛维旁边,说是做功课,却总有笑声传过来。我坐到最后一排,头也不抬地做作业。
  “艾佳,有人找。”
  门口。是假惺惺。“我去打球,走的时候到后操场找我。”
  “好。”我尽量柔和地一笑。
  “是谁?”薛维终于忍不住问我。
  “高三的。”我含含糊糊地说。
  “是不是上次独唱比赛得亚军的那个?”江东问。江东什么都好,就是五音不全。
  “对。”我淡淡地回答。我清楚地看见薛维的目光闪烁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  心里有一种快意泛起来。虽然酸酸涩涩的并不舒服。我背起书包去找假惺惺,忽然一个念头冒出来:艾佳,你到底在于什么,你自己清楚吗?
  从小学,不,从幼儿园到初二,我一直是班里最得宠的学生。因为我学习好,人长得好看。又很活泼,玩游戏时有了我就格外有趣。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受宠的日子,直到初三时薛维转到我们班。
  薛维的成绩总和我不相上下,这个圆脸女孩唱起歌来十分甜美,就像她甜甜的模样。她一出现,我的“一枝独秀”就变成了我们俩“平分秋色”。我和同样出色的她在一起,觉得投机而且默契,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。但同时,我是班长,她是团支部书记;成绩单上的第一名不是我就是她;各种竞赛,有了我就肯定少不了她,有了她也不会没有我。那种在暗中处处都要争个高下的对手关系,在我们之间早已是心照不宣。
  几年来,就像马拉松,只要有一点儿落后于薛维,我就咬牙赶上,薛维也一样。从小潜移默化养成的骄傲、好强的个性,使我无法容忍自己输给薛维一点儿。这场马拉松,我们就这样不分高下地并肩跑下来。忽然,江东闯了进来。
  不知从哪天起,江东开始没话找话地和薛维说笑。薛维在谈话中也越来越多地提到江东。她津津有味地讲他的许多琐事,语气又快乐又带一点陶醉。
  他们的关系突飞猛进,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糟。至于原因,我自己也说不清,并不是对江东有什么非分之想,我只是不停地问自己:难道我比薛维差吗?
  就在这时,我认识了高三毕业班的假惺惺。看一眼就知道他是那种不会循规蹈矩的男生,说话油腔滑调,学习不上不下。我自然不会欣赏这种人,也就没把他放在心上。直到那天放学,我们同路回家,我无意中说起晚自习后回家,天黑路远,有些害怕。他马上说:“那每晚我去找你一起回家吧!”我一愣一从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人。我扫了他一眼,高高大大,明眸皓齿,以前都没注意,他竟有一副白马王子的外形。
  刹那间,—个念头在我脑际掠过。
  我知道这样做很不好。但我实在无法抵御那份诱惑,那份面对薛维和江东时能够扬眉吐气的诱惑……
  从那天起,假惺惺开始每天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,响亮地叫我一起回家。当然,他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他那样的男生,走到哪儿都不会被人忽视的。一天,薛维终于问起假惺惺的情况。我故意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,然后偷偷注意她的反应。“他长得真精神。”薛维这样说。
  就是这样一句赞美,瞬间就填满了我一直空落的心。我不由自主地对她笑一笑,好像一块黑布从头顶揭开,阳光又洒了下来。莫名其妙!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,心底隐隐觉出一点悔和一点痛。
  薛维和江东越来越亲密了,颇有点我行我素的劲头。同学中也渐渐开始有了议论和猜测。而这期间,薛维对学习也似乎不再全力以赴,虽然她的成绩依然优秀。我是该抓住这个机会超过她,还是该从好朋友的角度提醒她呢?这个问题弄得我心神不宁。
  正心烦时,假惺惺又来找我。紧身的白色夹克衫,肥肥的牛仔裤,这身打扮使他看上去分外清爽。
  “走吗?”他问。“你先走吧。”女孩真是善变,几天前还那么热衷的游戏,现在却避之唯恐不及。“那我等你好了,在篮球场。”我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他。他在笑,一反我见惯的油滑的样子,温和,清秀,有点动人。
  我离开教室时退校铃已打过许久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拖到那么晚。我只觉得心里很乱,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,只感到一个个温热的潮头在心底卷起又落下。我好像想了很多,又一团乱麻似的理不出个头绪,茫茫然欲哭无泪,欲诉无言。
  锁好教室门,皮鞋在水磨石地面上敲出寂寞的声响。突然想起,假惺惺说过等我的。天早黑了,他当然不会还在打篮球。我没抱什么希望,但还是去他的教室找了一遍。人,早就走光了,在我的意料之中。我做好了独自走夜路的准备。
  下了楼,路过篮球场,忽然有人喊我。昏暗中,假惺惺走了过来。“你,你没走?”我吃了一惊。“说过等你的嘛,我向来守信用。”他仍是一副油腔滑调。说着他递过来一件衣服,“穿上吧,晚上风大。”是一件运动衣,大概是他为体育课准备的。“我不冷。”我说。他却不动,固执地托着那件衣服,直直地伸向我。
  我也忽然固执起来,坚决不肯接过来。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。他终于收回手,笑嘻嘻地说了句什么。我没听清,只觉得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  从那天以后,假惺惺再没来找过我。
  破天荒地,一天内我连续两次“赢”了薛维。
  一次是投票选举三好学生,我的票数远远多于薛维,这是从未有过的。薛维的群众关系直落千丈,原因在江东那儿。江东是文科班女生最关注的boy,他和薛维非同一般的友情,使薛维失去了人数上占绝对优势的女生的拥戴。这原因太微妙,只可意会无法言传。
  另一次是数学小测验,我竟比薛维足足高 出10分,这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。
  我并不高兴。中午,徘徊许久,我还是决定安慰一下薛维。我在图书阅览室找到了她,她正在看一篇关于中学生的报告文学。我把她叫了出来。
  “文章写得好吗?”我尽量使话题自然。
  “反正左早恋,右早恋,只要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要好一点,就一定会被划到线那边。而且。一恋就准是成绩下降。先发现这个定律的人真该去申请个专利。”薛维嘲笑着说。
  我一怔,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  薛维转过头来问我:“什么事?”我说:“天气真好,我们散散步吧。”
  时间似水般流过,转眼期中考试就结束了。我虽然考了第一,却只比薛维高1分。薛维和江东仍在一处学习,同路回家。快乐而坦然。
  我早已没有什么感触,只觉得当初利用假惺惺来示威真是幼稚可笑到极点,简直就是几岁小孩子的把戏。没有人愿意总提不光彩的事,所以对假惺惺我总是能躲就躲,能不提就不提。
  年末,新年晚会开到很晚。晚会结束时,假惺惺来找我:“太晚了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  “好哇!”我仍沉浸在新年的欢乐里。假惺惺一向白皙的肤色,今天多了些红晕,显得格外英俊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晚高三的男生几乎都喝了酒,他喝得尤其多。
  一路走着,聊着天。尽是些快乐肤浅的事。那晚,假惺惺的话格外多,都说喝了酒的人很爱讲话,我算见识了。
  他对我说起了他的一个朋友:“他是大家公认的有款有型的男生,为此他很自负。虽然有女同学对他很欣赏,虽然他平时也常和女同学说说笑笑,但他可从来没陷到什么‘恋’里去,直到有一天他认识了一个女生。”
  我脚步一顿。我有些惊讶于他此时郑重的语气和严肃的表情。
  “那女孩长得漂亮,学习也好,人又活泼。很讨人喜欢。听起来好像十全十美,不太真实,是不是?但在那男生看来,的确如此。而且让他惊喜的是,那女孩似乎对他也很有好感。这很像化学反应,两种物质放在一起原本不会发生什么剧烈反应,可要是有了催化剂就不一样了。那女孩明显表现出来的好感,就是男孩感情的催化剂,所以他创造一切机会和她在一起。起初的日子很快乐,女孩见到他也是很开心的样子。于是他就很傻很认真地以为女孩欣赏自己就像自己欣赏她一样。可是很快,那女孩突然开始躲他,他自问并没有做错什么,却只能悄悄地走在她身后,远远地注视她。”
  假惺惺停下来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:“你觉得这个男生该怎么办?”
  我愣愣地站着,不敢抬头看他。我很快地说:“马上就要考大学了,告诉你的朋友别做这些无聊的事吧!哪会有那么好的女孩,说不定她又自私又虚荣又别有用心呢。耽误了考大学多不值得……”
  假惺惺的笑声打断了我的话:“我还以为是政治老师来了呢!”我的脸一热,不能再说。
  两个人就这么无言地走了一会儿。我问:“你的朋友会不会因此而耽误学习?”假惺惺笑笑说:“你总是说我假惺惺的,不真实。我的那个朋友和我差不多,是个油腔滑调的坏男生。我想他总不至于茶饭不思、神经错乱吧。他说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呢!”
  “真的吗?”我下意识地问。
  “真的。”假惺惺看着我,眼睛里闪着淡淡的光,“是真的。”他又重复了一遍。
  终于到了分手的路口,假惺惺停下来,说:“好了,该说再见了。艾佳,新年快乐。”
  鼻子有点酸。我想说点什么,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  一个人走在路上,不知从哪家店里飘出一首老歌,模糊中带着点伤感,带着点温柔:“那一年我17岁……”
  今年,我,17岁,我轻轻对自己说。
  编辑/申冬梅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